因为周三的时候豆豆给了两袋火锅底料,正好很久没吃火锅了,于是决定今天中午吃火锅。事后证明,我个人觉得这是在家里煮火锅,味道最正宗的一次。

早上先去买菜。因为上周被贴罚单,索性走路去买菜。事实证明周末的早上走路去买菜是件很惬意的事情。买了排骨,毛肚,黄喉等。

在菜市场发生了一件小事。有个小伙子推着三轮车,卖手工红糖、醪糟、豆粉。我看他的红糖不错,驻足了一下,准备买点醪糟。有位环卫工人老大姐在我前面,要买五块钱的醪糟,小伙子盛了满满一大袋,放在一次性饭盒里,说不用称了,就递给了她。我接着说我也要五块钱的,他舀了一些,很正规地放在秤上称,明显少了很多,大概才到刚才那位大姐的一半多。我诧异了一瞬间,立刻反应过来,小伙子是故意给大姐多舀的。

[可惜,醪糟直到周日我飞到杭州了,还没吃,忘了]

回到家后就开始给排骨码料,准备食材。爸妈从超市归来,买了香油和火腿肠。吃的很不错。这顿拆的是清油的,冰箱里还有一袋大龙燚火锅的牛油底料。

下午anise去门口的世纪经典作头。我带着王小图到川师南大门扫荡了一圈,给她买了好看又好吃的星球棒棒糖——应该是近期最后一个棒棒糖了,不能再吃糖了,我觉得我小时候没有这么爱吃糖啊。又给anise的农行卡里转了保险费。她买的这个每年一千九百多的个人商业保险,是王耀刚工作时卖保险而买的单。学校附近的东西就是便宜,一个奶盖乌龙区区六块钱,实在是太便宜了。不过便宜没好货,六块钱的奶盖真的很水。

晚上做的炒饭,王小图不吃,气得我又凶她了一次。凶完就又后悔,最后还是喂了她未雨绸缪的白饭+芋头汤。

这个晚上,我终于看完了《琅琊榜》。很好,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完女频的作品。应该说,我看的这版网络出版应该是最精彩的一个版本,每一章前面都有作者的眉批,就像作者的日记一样,记录着各种生活里的细琐故事,在这些细碎里,一个故事完整的、渐次的成长着。应该说,《琅琊榜》在当时风评非常一般,隐于云云网络众生之中,一点都不出众。从它写了2/3却还未货上架就可看出,当然,这其中必然也有编辑重视不够的原因。但作者显然不是为了钱而写作的,她就这样每天发发牢骚,叙述一下今天遇到了什么事儿,和评论里的读者互动一下,一点也不着急地,居然写完了整本书。真的很厉害。读小说本身和作者眉批,有点像《S.》一样,故事主线与页面上的批注组成了完全不同背景,但又相互交织的两个故事。

晚上失眠了,直到三点半才睡着。半夜想起强子的工资还没发,和伍世凌要了钱。又在朋友圈无意间见到47(我甚至不能写对她的名字,刚刚离职前往上海追求爱情的前同事,长得很漂亮)的朋友圈,就一点一点地将她的朋友圈翻完了。觉得很遗憾,居然和这样一个会画画,会写字,有生活情趣又有原则的女孩子,没说过几句话。当然这也是正常而必然的。但看了她的朋友圈,又看了看自己的,感觉俗不可耐,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啊!!但还好,我的twitter与fanfou还保持着高质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