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华祥和里有条白色的狗,通体雪白,长得非常雄伟。街坊里没人知道这条犬多少岁,有七旬的老妪说,她小时候在这条巷子里玩时,这条犬就在附近游荡了。有城管负责打流浪犬,有偷狗的浪荡子试图抓捕,都莫名其妙地被咬伤,或是磕碰跌伤一类的祸事不断。失手的人多了,就再也没人敢打白犬的主意了。 汶川大震那年,四月初七,白狗便在祥和里狂吠,退而呜咽,发出恸哭一样的叫声。次日大震发生,人们都觉得是它有所预知。白狗居无定所,尝有街坊收留它,最多盘踞三五日,便不知所终。常常有猫犬龟雀跟着它,从街区的房顶、墙隙里穿行而过。

去岁,终有一日,白狗匍匐在祥和里一户日杂店门口便不再动弹,须臾死去。店主也有四十多岁,小时候就认得白狗,心里难过,找了装货物的实木箱子收殓犬尸,准备运到乡坝头老家的田地里埋掉。刚开始觉得木箱甚是沉重,远超一条狗应该有的重量,走到半路,渐渐地越来越轻,最终空无一物。摇晃木箱,觉得里边有东西在响动,打开一看,只留下一只玉犬,手掌大小,通体温润,有流光闪动。店主不敢私藏,拿去献给了红瓦寺的主持,供奉在弥勒座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