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含标签 醍醐堂记 的文章

【醍醐堂记】右手

丙戌年底的时候,单位里来了位叫做小邬的女同事,模样清瘦,不怎么和人交谈,走路时双手总是插在兜里,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儿。同事们对她都不甚了解,只知道是个学成归来的女博士。许是身体不大好吧,小邬刚来了半个月,就有一多半时间是去请假看病。上班时,她也总斜倚在桌沿上,右手撑在桌面写写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徐来

锦朝戊子年大震后百日,我随一支志愿者车队前往平某镇运送过冬物品。这个镇由于远处山区,且受灾并不严重,所以之前一直未受到重视。到达那里后,我才惊讶地发现,虽然按照规定这里的灾情确算不上严重——不倒房,不死人,但房屋大多受到破环性震荡,根本无法居住,农田由于震后的暴雨,也没有什么收获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·鍵上話】之五

鍵上話|鬚蠱 滇西有村落,男子皆滿面虬髯,以鬚養蠱。年二八時,須裸身穿行林間,任蟲蛇鉆入鬚中安家方得成年,自此終身不再剃鬚。鬚蠱經年飽嘗人血,色如肌膚,非族人不可察焉。中蠱者觸親友,被觸者即死。 鍵上話|密指 余有某行信用卡一張,密碼單遺之,尚未及更改。正欲電告客服,有黑省寶姨接過卡,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簠簋

我的四哥是名律师。古时像律师一样在公堂之上“挑词架讼”的职业,被称之为讼师;而律师一词,专指法师中的一类。到了现代,律师的含义替代了讼师,而原意则渐渐被湮没了。 四哥在做律师之前,曾在港城某区检察院工作。某年冬天,鲁省检察系统出了一桩贪腐大案,数十个检察官被逮捕,通省上下的司法系统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·鍵上話】之四

看着头晕,改回来。 鍵上話|堅強團山有肥彘,戊子年劇震埋于圈下,嚙腐木,飲雨露,三十六日得脫,枯槁如羊。鄉人驚其不死,感其志堅,賜名朱堅強,供養終身。彘所啖腐木,慈竹也,似鹿角,朽后化為竹果,辟穀之人嘗服之。鍵上話|商柬某柬,狀如信用卡,烏金,圖龍腦香樹,晉北商賈制,同事范萱有之,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·鍵上話】之三

鍵上話|復仇李相國者,酢縣人,嫌其家貧,改籍西都。子蔭權貴,亦封疆大吏。其西都舊宅,門前有督撫立碑以獻媚。蕤月,某客自北方來,遍身刺蝎,手劈其碑,宅地裂,有水漫溢,從此不可居也。《百圖》載,西戎人復仇,嘗自刺蝎紋。鍵上話|竫人夫竇某,二王廟人,年近耳順,以拉車為生,家赤貧,卻嘗有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·鍵上話】之二

鍵上話|電競有少年廢學,溺電競,父母詘其意。夏至,少年徹夜戲耍,雙腿起無名疹包十數個,大如棋子,觸之痛入骨髓。求醫于吾師,先生以銀針挑破,從疹包中取出鍵帽若干,皆為遊戲常用鍵。自此少年父母弗敢允,少年亦怵之。鍵上話|蝁毒港城海濱,礁下有蟲曰蝁,長一寸,粉頭有毒,百足。漁夫以此煎炸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·鍵上話】之一

鍵上話|魈童錦城空軍醫院門有棄嬰,收而視之,黥面尖齒,獨腿,腳踝沖前。眾人大駭。三日,嬰不食牛乳而亡。或曰,此魈童尓。鍵上話|韋馱崔某夥他人,騎摩托伺于道旁,劫夜行者。亥時,有客出。同夥駕車奪包,崔某持刀砍腕,聲如鐘鳴,視之,刃缺。懼而逃之。次日修車,崔某右手軋斷,血流如瀑。十五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武藤兰

金陵十里秦淮河素有“六朝烟月之区,金粉荟萃之所”的雅称。我的朋友冀州文士吴宣,一个人客居金陵,在秦淮河左岸有茶社一间,专贩各类花茶。吴宣对我讲,茶社初开不久,他总发现有女子在门前柳树下祭拜,远远瞧见柳树下有一尺多高长着白眉毛的神像,上前询问时,祭拜的女子往往神色紧张,立刻起身离开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雷师

我堂妹的同学辛欣,自称是一家工程技术公司防雷技术工程师。他上学时就读于某信息工程大学防雷专业,由于专业过于冷僻,一度十分担忧就业问题。然而临近毕业时,辛欣接二连三地收到一些工程公司或气象中心打来的招聘电话,几番犹豫之后,辛欣选择了现在这个职位。辛欣的成绩并不算出色,然而与他同级的……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