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含标签 醍醐堂记 的文章

【醍醐堂记】苏壬、红客

苏壬 苏壬是南宏街派出所的副所长,办案经验丰富却总也得不到升迁。有一次,益民小区七号楼的居民报案称二楼C座的房间闹鬼,半夜不是女人的啼哭就是撕心裂肺的吼声。接警民警不以为然,认定是居民胡言。而苏壬却很重视,经过走访后上报区公安局,突击搜查了益民小区七号楼二楼C座并逮捕了房主,果然查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六指

我的父亲对我讲,他小时候,晋城曹家有一对双胞胎兄弟,叫做曹旾、曹趸,聪慧过人,读书过目不忘。最奇特的是曹旾左手六指而曹趸右手六指。六指在新生儿畸形中不算奇怪,但大多数都只是一个发育不全的肉垂,根本不具备手指的功能。而曹氏兄弟的六指都与其他指头相同,骨骼肌肉发育健全,活动自如,这使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春蚓秋蛇

我在学校网络中心工作的时候,有一年的春分,服务器突然崩溃,重启后异常缓慢。我们的系统是自己用C语言在linux下构建的,理论上相当的安全。老师马上安排我们查找原因,没有发现任何错误。后来我发现在系统目录中出现了一个名为earthworm的dll文件,初步判断是蠕虫病毒,可是打开后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蒸蛋、昆布

蒸蛋 同乡刘林在上海一家网络公司工作,起早贪黑,十分辛苦。五一放假回家休息,一点胃口都没有,吃不下东西,还患上了失眠,去医院也没看好。一天我去他家借书,他询问于我。我回家蒸了个鸡蛋端了过来,他看见后说:已经吃过了,没有胃口的。我说:你的症状在于面对电脑屏幕时间太长,辐射紊乱了脾胃,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龙衣

有年春天,我得了腮腺炎,半边脸肿得老高,当时正是半夜,宿舍楼门已锁,既去不了医院,翻遍宿舍也没找到合适的药。舍友到隔壁求援,我们班的李巳跑过来看了我一眼,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用牛皮纸包的小包,说是他母亲给他带的中药,治腮腺炎很管用。舍友连忙用开水冲了让我服用,入口苦涩,略有一点腥味,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廌

去年迎接校庆时,我们法学院在院馆温室般的室内花园中立了一座雕像,不知道的人都认为那是一尊狮子,其实不然,狮子哪有只竖一尊的道理呢?那是一尊廌(音zhi,去声)的雕像,《神异经》里称作獬豸,是古时候的神兽。繁体的“法”字就是由一个三点水和“廌”组成的,传说廌头生壹角,判案时将它请到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寻花、问柳

寻花 去年六月的一个周末,小谢给我打电话说她的手机在自习室又丢了。小谢生性泼辣,丢三落四,但她经常丢东西委实不能只怨她自己,怪就怪学校治安不佳。她的手机是五一去欧罗巴玩时刚买的时新玩意,直板款式,粉色的花瓣底纹,虽然只有两百欧元,却是环保技术制造的新产品——它的外壳里包着一颗种子,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煞

上大学时我所住的宿舍楼前面有片树林,每年都有一群布谷鸟在那里繁衍生息。布谷鸟的叫声很有意思,求偶期开始时的叫声是“光棍好苦!光棍好苦!”,结束以后则变成了“不苦!不苦!”大三那年春天在树林里短暂出现过一只盘旋着的黑色的大鸟,比寻常的布谷鸟要大很多,飞得极快,夜里的叫声更是骇人,酷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溺水

有一年暑假我从天津探访朋友回来,乘火车返校,遇到了同学杨珊,山东荣成人,住我对门。杨珊为人热情,喜爱运动,尤善游泳,水性惊人,想必是与其在海边长大有关。火车从天津到烟台需要1天1夜,我俩同是中铺,相谈甚欢。当是时恰逢八月,酷暑难耐,半夜里我被热醒,翻来覆去得睡不着。扭头瞧杨珊,鼾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蒋勇

邻县人蒋勇,自称从小喜欢红色,从里到外、从穿的到使的非红色不用,就连吃饭也喜欢吃红椒。一日,蒋勇上街购物,大风忽起,路边正在安装的广告牌被吹落,把走在他身边的行人砸倒,项下爆裂的血管喷了他半边脸的血,鲜红可憎,蒋勇当场吓晕过去。从此,再也见不得红色,整日一身素白,连表带也换成白的……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