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含标签 醍醐堂记 的文章

【醍醐堂记】杯葛

老三对我讲,他的同乡范云,在浦森一家公司做IT主管。今年新年伊始,公司有一笔预算交给他用来升级办公网络软硬件设备。范云在升级了服务器后还略有剩余,便购买了最新版的RTX供公司内网使用。RTX(Real Time eXchange)是TX公司推出的企业级即时通信平台,公司一直使用它作为企业内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篪猫

登州海道起于蓬莱,古时是北方最繁盛的海港,现今虽然已经败落,但登州古港的渔市依旧闻名,南七北六的奇珍异宝经常在这里出现。有一年,古港渔市里来了位老妪,怀里抱着一只花猫,面前的纸上写着两个字:鉴宝。众人询问如何鉴宝,老妪并不言语,只是指指怀中的花猫。有好事者借来瓷杯一对放在老妪面前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瞽师

有汾阳人杨某,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,家就在演武镇上,是个大户人家。杨氏素与同镇的戴氏交恶,两家互为掣肘,此消彼长,倒也谁也奈何不了 对方。有一年晋西煤窑主聚众闹事,砸了镇政府,戴家指使人趁乱防火烧了杨家粮仓,还刀伤杨氏子弟,死了一人。杨某因为参与了窑主闹事,远走他乡避祸,杨家苦于没有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虱卜

丁亥年东,我随家人回晋中省亲。叔表亲中同辈兄弟多已成亲,长辈对我颇多责怪。一日,祖母听闻城关北有丐者善卜,前去问卦的人川流不息。刚好有堂兄弟祖生也要去求吉凶,祖母便让我弟兄二人前去。城关北旧城墙下有一个四尺多宽的枣核色木盆,丐者就盘坐在盆中。盆地还有一寸多深的污水,散发出一阵阵的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虹砚

婺源北去一百里,有个叫虹关的村子,也是盛产徽墨的古镇,历史上有“吴楚锁钥无双地,徽饶古道第一关”的美誉。我不清楚虹关这一村名的由来,但听闻当地夜里经常有夜虹出现,很是让我好奇。所谓夜虹,就是夜间出现的彩虹,如果月光明亮,大气中又有适当的云雨滴,就可能形成彩虹。因为月光毕竟不如阳光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鲸墨

公上堪,歙人,自称墨师。 《韩非·显学篇》云:“自墨子之死也,有相里氏之墨,有相夫氏之墨,有邓陵氏之墨,墨离为三。”公上堪平时起居粗茶淡饭,右脚踝系着粗麻,有了解的人说,这的确是相里氏之墨的打扮。 歙县盛产徽墨,公上堪虽然也像大多数歙县人一样精通制墨的方法,但并不以此为生。十六岁的时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青纸

我小的时候因为附近没有好的郎中,所以常去邻县壶关看病。壶关东门右闾有间药铺,只治口疮皲裂、惊痫、癫狂、疮毒之类的杂症。我四岁时因为犯了惊痫, 曾去就诊。听母亲说,那里的郎中只是问明了病状,拿出一本乌金色的书,撕下某页取火化了,让我就着温水吞服,没几天病就好了。我觉得这种看病的方式很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制笔

衢州素有"四省通衢、五路总头"之称,店铺林立,商贾如云,是个淘奇物的好地方。柯城上街有家不起眼的小店,名叫“管藏笔栈”,专售各类毛笔。某年夏 天,我曾在那里买过一支兼豪,以七紫三羊为头,紫檀为管。这样的笔在衢州并不出奇,到处都有售卖,做工也很一般,笔管上甚至没有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楅衡

冀人墨卉以撰写各类报刊专栏为业,文章深受读者喜爱,稿酬颇丰。一次参加荆城某刊举行的笔会归来后,突然思路枯竭,全无灵感,写不出任何文字,几十份稿约都被迫放弃。初时墨卉以为是劳累过度,便出门旅游月余,后来又做了几个疗程的心理辅导,仍旧得不到丝毫好转。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年,墨卉感到心力……

阅读全文

【醍醐堂记】听书

我的旧友苏筱是苏北沭阳人,从前听她说,沭阳乡下有个土庙,供奉着两尊金刚,一尊赤面獠牙,一尊青面金角,传说是天将千里眼与顺风耳的神位。文革时千里眼被砸毁,只余顺风耳至今尚存。 苏筱有个堂弟,四岁时感冒烧瞎了眼睛,他娘经常抱着他去土庙上香。长到七岁的时候,偶然发现旁人在他身边翻弄书本时……

阅读全文